24小時新聞熱線:0757-83808380

佛山在線

探尋托盤頂 只為桃花源

順著滄江往下走,世界多么繁華。發源于貞山山脈的滄江河,一頭連著珠江水系再匯入遠洋,一頭連著大山深處的鄉愁與寂寥。

滄江河,又稱高明河,發源于高明合水與新興交界海拔405米的托盤頂。滄江河自西向東縱貫高明全境,并于??诖鍏R入西江,全長82.4公里,高明90%以上的地方屬于滄江流域范圍,被譽為高明人的母親河。

托盤頂屬于貞山山脈一段,山勢呈西北向東南走向。

不過數十年來的村民陸續外徙,大山深處少見人煙,叢莽深處已無道路,大自然依舊兀自呈現它郁郁蒼蒼的生機,那云霧縈繞的潤澤與靈氣,正是滄江之源。兩千年農耕歲月,又留下多少痕跡?穿過千峰百巒,蹚過山溪亂泉,在炎熱的夏日,我們從繁華世界的這一頭出發,走過村巷,走進叢莽深處,找尋那曾經因水而生、因水而榮的故事。

桃花源的故事曾經在滄江源上演。400多年前,高明合水角塘村何氏先民相中了位于一座形似托起的盤子、海拔405米的山峰,山上泉水汩汩,山勢易守難攻,何氏先民依傍著山泉水筑壩、墾荒、繁衍,400余年過去,演繹了高明人的《桃花源記》。后來,先民營造的古村落被遺棄,或坍塌或長滿野草,似乎已被歲月的洪荒所埋葬。

孰料,這里氣勢磅礴的兩邊石依舊巍峨,這里汩汩而出的泉水依舊澄澈,這座被叢林草莽覆蓋的桃花源從未被世人淡忘——到滄江河溯源尋根的人越來越多,這里,又被賦予了新的意義。

山中何所有 神跡足稱奇

在高明與新興的交界處,托盤頂山麓兀自顛連。兩地以山脊為界,分界線的這一頭,有一座海拔484米、名為托盤頂的小山峰,山上有一口噴泉,汩汩山水即從這里涌出。山水先在山頂匯成一個山塘,再順著山勢奔騰而下,與來自其他山澗的山水匯成一起,于叢林蒼茫之間,開滄江河的濫觴。

這是60多歲的老人吳東海給我們描繪的情景。吳東海是一位地道的山民,少年時代起即上山討活。在他的引路下,我們順著鄉道來到托盤頂山腳,試圖登頂。

托盤頂山腳,新修的高恩高速從遠方迤邐而至。在高速與山腳形成夾角的地方,一個長約1公里的隧道豁然洞開。以此為原點,順著山麓的蜿蜒小路迂回上山,走約2個小時能抵達托盤頂,一睹滄江源。

吳東海一邊走,一邊描繪少年時代見過的山上旖旎風光。從山頂往下數,先是有一塊平地,留有解放戰爭時期游擊隊的戰壕;山腰處,有一塊占地約100平方米、高約10米的巨石,巨石的底部有一個小洞,并由此裂成兩半,當地人稱之為“兩邊石”,洞穴過于深邃而狹長,不曾有人進去;不遠處還有一塊叫神仙腳印的大石,聽說曾有仙人于此留下足跡。

神跡皆已杳,人息亦依稀。托盤頂上,曾經有一個十來戶人家的小村莊。山村就叫托盤頂村,村民全部姓何。據1992年出版的《高明縣地名志》記載,1568年,何氏先人從合水角塘遷居托盤頂上,后于1951年搬至山下的平地上,村名也改為塘湖村。

通往托盤頂山腳只有一條狹窄的村道。

“村莊依傍著一口3畝寬的山塘而建,山塘為山民開辟的十幾畝農田提供灌溉,此外他們還種茶?!眳菛|海說。

苦尋滄江源 道阻而不得

吳東海所描繪的這個桃花源般的小村莊讓人神馳。循著過去的舊路,我們試圖登上托盤頂,一探這個曾經的世外桃源以及滄江源真容。

可惜的是,從托盤頂隧道口到塘湖舊村直線只有大約1.5公里的距離,走上去卻要翻過幾個山頭,走上3~4公里的山路。由于舊村廢棄已經長達68年,最近一次大規模組織上山,也已經是10多年前,昔日的道路早已被叢林覆蓋。

很快一行數人就走進了齊肩高的野草叢,大概200多米后,不時有野蜂撲面飛來,手機信號也時有時無??紤]到夏季降雨、蛇蟲活躍等因素,迫不得已,一行人只能原道返回。

回到托盤頂山腳,我們又試圖借助無人機,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窺探滄江源的真面目。

“穿過這片云霧,再飛過一個山頭,就能看到兩邊石和山塘?!眳菛|海一邊緊盯著手機屏幕,一邊說。

無人機翻越層層林海,一路向東南方向飛去??上У氖?,山上信號不好,飛行距離最大半徑為2公里的無人機,才飛出不到1.3公里就發出警報,只能在翻過最后一個山頭前的數百米處返航。就算如此,借助無人機的視覺,我們還是可以窺探滄江源頭的不凡氣度。

托盤頂屬于貞山山脈一段,山勢呈西北向東南走向,山體長軸3.5公里、短軸2.2公里,托盤頂海拔484米,周邊山體與之幾乎等高,所以看上去青山疊翠、林海顛連,地形險要、易守難攻。山水流到托盤頂隧道底下,沖出了一條深約三米、寬約五六米的小涌。

“這可以說就是滄江河的雛形,水捧起來就可以喝?!眳菛|海說。

托盤頂山下的小溪。正是上游千百條這樣的溪流匯聚,最終匯成滄江河。

人跡早已稀罕 唯留從前故事

登山失敗,航拍遇阻,尋找的腳步卻并未停止。在官山村干部郭伙友幫助下,記者來到塘湖村,拜訪村內的陳群娣老人。

塘湖村位于托盤頂山腳不遠處,兩排磚房略顯寥落地橫在一處。90歲的陳群娣與她68歲的大女兒是這里如今唯一的住戶。20世紀50年代,陳群娣和村里人從山上搬到山下。20世紀80年代后,耐不住寂寞的村民又陸續搬到外面謀生。

久居深山,已是耄耋之年的陳群娣卻十分健談。遙想山上度過的歲月,陳群娣眼里有一絲驕傲。

“那一年我16歲,是坐著轎子嫁到山上去的?!标惾烘氛f著一口客家方言,郭伙友在一旁幫忙翻譯。陳群娣的話匣子里,有我們不曾經歷也難以想象的故事。

“這是當時的風俗,所有人都來幫忙了?!标惾烘放c丈夫都是客家人,婚事辦得熱熱鬧鬧,最讓她難忘的是坐轎子的經歷,“山路顛簸,當時腰板都磕痛了”。

陳群娣說,山民們在山上開辟了十幾畝良田,大家采茶種地,與世無爭,卻屢遭虎患困擾。在陳群娣23歲那一年,她說自己曾跟老虎打了一個照臉。這位白發蒼蒼的老人一手撥起額上的白發,一手指著露出的額頭。

“那時候我去采茶,看到了一只老虎。我嚇得轉身就跑,腳步踏空就滾了下山,頭上磕了一道疤,昏睡了一兩天才醒來?!?/p>

60多年后,陳群娣仍能清晰講述當時的情形。甚至有一回,一戶村民早上打開房門,小孩就被守在門外的老虎叼走。迫于虎患,村民很快在政府的幫助下集體搬遷。

“我們‘徙’到這里,一住就是幾十年?!币蝗缙涔棚L撲面的山民性格,陳群娣仍恪守古老的方言,把“搬”稱為“徙”。

來源/佛山日報

文/佛山日報記者楊立韻

圖/佛山日報記者呂潤致

原標題 |探尋托盤頂 只為桃花源

編輯 | 徐嘉楣

局王七星彩排列五app